未分类

荔枝app色版

♂? ,,

..,最快更新惊世废材七小姐最新章节!

原本最不缺银两的他们,此刻却为了买药的银两而发愁。其实,在夏如歌离开的时候留下大量的财宝给他们用,而他们住在皇宫,什么都不缺,就算真的缺什么,上官无极也会给他们准备好,根本用不着银两,所以那些财宝几乎没动过,可皇城被攻陷,皇宫落

入汤业手里之后,那些财宝自然也落入汤业手中,而他们身无分文,一个铜板都找不到。

真的是一文钱逼倒英雄汉啊!

然而,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昨晚那个帮他们的守卫在第二天一早到就送来了药,让大家都我极为震惊。

看到大家震惊看着自己的表情,守卫很是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:“各位大人,小人只是个小小的牢房守卫,月奉不多,这些都是最普通的药材,实在是对不住啊!”

杜希明连忙从他手里接过药材,很是感激的说:“别这么说,能送来药已经是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了,这么做,会不会有什么危险?”

那守卫立刻说:“小人也是趁着他们熟睡的时候进来的,不能多留,您赶紧让陛下喝了我带碗离开,要是被发现了,小人的命不值钱,就怕大人们又要因此受到惩罚了。”

因为时间紧迫,杜希明也没有说太多感谢的话,而且说了也没用,有人能在这个时候出手帮他们一把,等他们出去了,必然会用行动也表示感谢。

把汤药喂上官无极喝下之后,那守卫立刻带着碗风一般的离开,他还不能死,至少在这些人没有出去之前,他不能死,不然就没人能帮他们了。

“奇怪,这人为何要对我们这么好,就算是因为陛下的关系,可能让人冒这么大风险,又这么积极的帮忙,必然不会这么简单。”温子然有些疑惑的说。

蔷薇花

“兴许是陛下曾经给过他们什么恩惠吧!”夏淳说道,这么一来,他们暂时是不用担心汤药的问题了,只是上官无极伤势沉重,必然需要大量的汤药,不知道那守卫的银两是否能够撑到他们出去。“不行,我们不能这么坐以待毙,不然我们冲出去好了,只要不遇到汤业和他手下的那些人,单纯只是小病小将,是挡不住我们的!”一个弟子提议的说,如今他们这些人修为最低的也是蓝武境了,当然不

会怕那些士兵。

“不行!”夏淳摇头,“所谓双拳难敌四手,他们人太多,就算是车轮战都能把我们部杀了,更何况那汤业又怎么可能让我们跑了?”

一时间,牢房里陷入沉静,大家心里都想逃出去,可根本没有办法,这次事发太突然,一点准备都没有。

牢房外响起脚步声,没多久,几个士兵从外面进来,二话不说,直接打开门给他们部都戴上手铐脚镣拖出牢房,就连怀里一直抱着夏晨曦的娄湘湘都没有放过。

“们……们干什么,放开我!”娄湘湘拼命挣扎,她怎么也不愿意离开牢房,她还要照顾儿子。

一个士兵抬手一巴掌打在她脸上:“这里还有说话的份吗?不想挨打就乖乖跟我走!”

丝竹也挣扎着想要过来保护娄湘湘,可无奈她手脚被绑,除了喊什么都做不了:“们放了夫人,她还要照顾小少爷!”

然而,招来的却是一顿拳打脚踢,根本什么都做不了。

夏晨曦只有两岁多,他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看到娘亲被带走,“哇”的一声就哭了,伸着小手要娘亲,满脸泪痕看着让人心疼。

然而,一个士兵却突然进入牢房,将夏晨曦夹在腋下:“把人通通带走。”

“们要干什么?放开我的儿子,放开他,们要把他带去哪里?”眼看着那士兵将儿子带走,娄湘湘撕心裂肺的哭喊。

夏淳也是开口说道:“们这些畜生,要是们敢伤害我孙子一根头发,我要们所有人陪葬!”

“要们家都陪葬!”娄宏亮也是大声的说。

夏晨曦虽然才两岁,但是却聪明可爱,极为惹人喜欢,所有人都很喜欢他,眼看着他被带走,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们都恨不得立刻杀了这些猪狗不如的人。

最后,牢房里只留下昏迷不醒的上官无极。然而,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他们竟然部被带到皇宫外一处空地前,帮忙建造宫殿,在他们还没来之前,这里就已经有很多人了,看他们的穿着打扮,应该都是皇城附近的老百姓,如今却部被抓来当

苦力。

不时的有监工如同赶牲畜般的对着他们挥舞鞭子,慢了挨打,摔倒挨打,就是好好走个路也能挨打。

“该死的,这些人真是丧心病狂,来到我们珈蓝国,利用我们的资源大肆兴建宫殿,这汤业是活腻了吗?”杜希明气鼓鼓的说。

然而,他话音刚落,背上就重重的挨了一鞭子:“是想死了是不是?太子的名讳是能说的吗?嗯?给我干活,再啰嗦,老子打死!”

说着话,还不忘又重重的抽他几鞭子,杜希明身上的衣服顿时就被打裂开几个口子,他想冲上去杀了那混蛋,却被另外的弟子拉住。

“别冲动,不然只会被动挨打!”

旁边娄湘湘还在为担心儿子而落泪,监工看到她一直坐着没动,二话不说提着鞭子就打了起来,一边打一边说:“这么漂亮的没人,还真让我不忍心打,所以别偷懒,赶紧给我起来。”

丝竹立刻转身护住娄湘湘,她在夏如歌离开时,答应过她会好好照顾他们母子,自然是要护主的,鞭子落在身上火辣辣的疼,但她却咬牙一声不吭。

“夫人,我知道您很难过,但是现在您难过也帮不了小少爷,还是保命要紧,小少爷不能没有娘啊!”不得不说,丝竹这几句话很重要领,担心必不可少,可担心落泪改变不了任何事,如果真的惹怒他们,兴许自己命不保,她已经亏欠歌儿太多,不能太亏欠熙儿。